久久热_久久热视频_99热_九九热_热久久最新视频_久久热在线视频_99热视频免费观看网站_久久热这里有精品

流氓老师--校园春色





「唔,强哥,快,大力,大力……」一阵阵好像叫床的声音从陈天明的前方传了过来。这声音陈天明一点也不陌生,他在大学里经常看A片时,就已经了如指掌。里面的动作和声音已经如雷贯耳。




他轻轻地抬起头,伸长脖子,向前一看,原来是一对三十多岁的男女在对面的小草丛里进行赤裸运动,男上女下。那女人的大白兔已经稍为有点下垂,但还比较洁白,在空气中拼命地摇晃着。让陈天明那刚才没有硬的东西开始发硬了。(选摘)




公共汽车气呼呼地吐了一口气,然后像个老牛似的在公路上慢吞吞地开着。




刚去喝完了朋友喜酒的陈天明就站在车里,他不是想站,而是里面没有位置了。




刚才他在酒桌里被人灌了一点酒,有点醉意的他在酒席结束后,就要赶回学校,下午学校还要开一个什么鸟的教师大会。




一转眼,时间就过了三年,从大学毕业回来附城镇中学当老师的陈天明,已经有三年了。自己本来就不应该当老师,这活儿不适合自己,这可是一个光荣而又贫穷的职业,自己的那德性,吊儿郞当的,是不能胜任的。




如果现在自己不回去开会的话,一定会受到校长狠狠地批评,甚至扣发奖金。现在都是他M的鸟,什么事情都要和奖金挂沟。




「司机,停车!」陈天明捂着肚子,歇斯底里地大声地叫着。




可能因为刚才吃得太多,现在他的肚子疼得要命。这种疼,不是要去医院的疼,而是要上厕所的疼。陈天明两腿紧夹,他怕自己一个不小心,屁股里面那些要赶出来的东西真的赶出来了。




如果那些今天中午吃下的东西,现在就跑出来的话,那车里面的人包括司机一定会从车窗里跳下去的。




所以,为了车里面的人和自己的安全,陈天明觉得现在马上要下车进行解决,要不的话,他这个高大光辉的形象就会荡然无存了。




「司机,你再不停车,我就跳车了。」陈天明又叫了起来。




司机听车里面有人这样说,忙一踩急刹,把车停了下来,找开车门。他扭过头往后看,想看看是哪个人神经有问题,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要下车。




陈天明见车停了下来,一手捂着肚子,一手捂着屁股,就往下面冲下去。他边跑边回头说:「司机,我要下去方便,等我五分钟,五分钟就行了。」




陈天明没跑下五秒,公共汽车就又喘着气上路了。




「妈的,生儿子没屁眼的混蛋。」陈天明骂着。




但现在他也没有什么闲心对那没良心的司机那十八代的祖宗责骂,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要找一个地方方便方便。




陈天明抬头一看,公路边十米处就是一大片的树林,这里看起来像是个荒山野岭的,应该没有什么人。




二话不说,陈天明就跑了进去,低着头钻进一堆草丛里,脱下早已经想脱的裤子,张开双腿就开始……




「唔,强哥,快,大力,大力……」一阵阵好像叫床的声音从陈天明的前方传了过来。这声音陈天明一点也不陌生,他在大学里经常看A片时,就已经了如指掌。里面的动作和声音已经如雷贯耳。




他轻轻地抬起头,伸长脖子,向前一看,原来是一对三十多岁的男女在对面的小草丛里进行赤裸运动,男上女下。那女人的大白兔已经稍为有点下垂,但还比较洁白,在空气中拼命地摇晃着。让陈天明那刚才没有硬的东西开始发硬了。




「三妹,我这力气比你家的那个怎样?」那男人边说边继续抓着**的大白免。大白免在男人的猛抓下变了型。




「不要说我家的那个死鬼,你别看他平时在外面好像很勇猛似的,但在床上是一个窝囊废,他那不是很硬的东西没有在我里面三分钟,就软了下来。害得人家心里七上八下的,心里痒得就要没气似的。这不,人家才找强哥你啊!」三妹边淫笑边摸着强哥结实的胸肌,她那粗粗的大腿盘在强哥的腰间上,如大树盘根。




「哈哈,你找对人了。」男人高兴地笑着,那有点尖的屁股继续地卖弄着。




原来是一对偷情的男女,陈天明心里想道。这地方前无人后无鬼,所以他们才这么大胆地在这里偷情。但他们绝对没有想到会有一个人因为要拉肚子在半路下车。




「大力,对,就是这样,再大力,动作的跨度要大。」陈天明看着前面的现实直播,心里痒痒的,他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个强哥。可事不如愿,只好在暗暗地为强哥加油。




「我靠,这样的动作怎么会有深度呢?应该用那招,老汉推车,你懂吗?」陈天明又在暗叫着。现在的他,完全像一个资深的性工作者,正在现场指导别人的表演。他哪还记得自己正在拉肚子啊!




虽然陈天明还没有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十八到二十二岁左右的美女,但根据他已经看了N次A片的经验,知道强哥的动作离艺术的殿堂还差个十万八千里。看来,乡下人就是乡下人,接触A片的机会基本上是等于零。这可以说明某些普及教育的工作还做得不到家。




这时,一个看起来像蚂蚁,但又不像是蚂蚁,浅黄色,有脚趾头一般大的小虫慢慢地向陈天明爬了过来。




因为陈天明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着免费的**直播,光着下面的他没有留意到下面。那虫子正慢慢地爬向他已经像柱子的下面。




突然,虫子向上一跃,对着陈天明的下面就是狠狠地一口。




「哎呀。」陈天明失声地大叫了起来。他低下头,只见一个像蚂蚁的黄色虫子咬着他那宝贝一直不放,好像要吸着什么。自己的那下面现在疼得就像要给别人割掉了似的,现在是又肿又在。唉,如果平时自己有这么大的话,那将是多么地「性福」啊!




「有人。」强哥突然跳了起来,赤裸裸的他忙抓起旁边的衣服,忙乱地穿了起来。那还没有软下来的东西,让他穿裤子的时候特别困难。




三妹也在旁边找到了自己的衣服,急忙穿了起来。




已经感觉到非常疼痛的陈天明,也不理那偷情的男女怎样狼狈的逃走。他忙抓起纸巾擦了几下,然后再低头想看看下面到底是怎么回事?




不知为何,低下头的陈天明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好像血气一冲,全身的血液如流水般游动,他两眼一黑,双腿一软,一下子晕倒在地上。




过了好久,陈天明慢悠悠地醒了过来。他发现自己的裤子都没有拉上来,正想拉,发现那黄色虫子已经翻着肚子死在旁边,他的那被咬的地方现在好像也没有看出什么问题,一道伤口也没有看见。




不会吧,应该会有点血,或者小伤口什么的。如果不是自己裸着下身,陈天明还以为刚才是一场梦呢!




他忙抽上了裤子。看看表,三点半,自己已经晕了两个多小时。惨了,四点要开会。陈天明也没有时间去想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那黄色虫子为什么会自己死了,自己为什么又没有事?




他摇摇自己还有点头晕的脑袋,站直身,摇摇晃晃地向公路走向。




「停车,停车。」在公路边站了快半个小时的陈天明,一直都没有等到公共汽车。现在他只好摇手叫路过的小车载他一程。可摇了几次手,都没有一辆车停下来。




这群没有人性的家伙,自己长得像坏人吗?摇手让停车都不肯。看来是要到路中间拦车才行。陈天明边想边走到中间。如果自己不去开会的话,那这个月的全勤等奖金都会像泡沬一样没有的。




「来了,前面有一辆车来了。」陈天明开始挥动着手臂,想前面的车走过来。




但那车绕过陈天明,开了过去,临走时,那司机还说道:「现在的疯子越来越多,拉链都没有拉就到处跑。」




「拉链没有拉?」陈天明看看自己的裤子,果然,拉链真的没有拉上去。靠,二十多年没有漏过光的他,今天居然被漏光了,还给一个男人看了。M的!




他低下头,边拉边想往公路边走去。但现在的他有点晕,本想回到自己这边的公路,但却低着头往对面的公路边走去。




一辆飞奔过来的大卡车,没有想到路上的陈天明会往回走,一下急刹不住,那大卡车就这样撞上了陈天明。




陈天明先是像一只大鹏展开翅膀一样给卡车撞飞到半空,然后在半空停留0.1秒左右后,又像一只继了翅膀的小鸟向路边坠落,坠落的地方离卡车足足有二十米。